丹毒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毒死了那么多皇帝大臣和社会名流,炼 [复制链接]

1#

唐代,是道教外丹术(炼丹术)最为兴盛的历史时期。

这一方面是由于李唐皇室尊崇道教,很多帝王迷信所谓的服饵仙术,支持道士们的炼丹活动,极大地推动了外丹术的繁荣;

另一方面,经过两晋南北朝的发展,外丹术无论从理论到实践都逐渐走向成熟,终于在唐代达到了鼎盛。

有唐一代,从涌现的著名炼丹术士之众,保存下来的炼丹经诀典籍之多,到炼丹术具体内容之丰富,产生的社会影响之大,都是其他朝代无法比拟的。

像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,就是在唐代金丹家的“伏火”实验中孕育出来的。

然而,事物的发展往往是盛极而衰。

外丹术在唐代蔚为时尚,从李唐皇室到王公大臣乃至社会名流,纷纷热衷于飞丹合药,服饵养生,幻想着羽化登仙,长生不死;

与此同时,由于炼丹常用的铅、汞等物质,本身就是剧毒,“欲求长生,反致速死”的惨痛后果,最终引发了人们的批判和反思。

唐代帝王因服食金丹中毒而死的数量,为历代之冠——

被视为“千古明君”的唐太宗李世民,据史载,就是因为服食了天竺方士耶罗迩婆娑的长生药,罹暴疾而毙命;

唐高宗李治笃信长生之术,有说法认为也是因服食丹药,急性中毒而死;

中唐时期的唐宪宗、唐穆宗、唐敬宗,皆热衷于金丹服饵,其中唐宪宗因丹毒发作,暴怒失常,宦官陈弘志等人害怕无罪被杀,竟把他干掉了;

晚唐以唐武宗、唐宣宗最好服饵,两人皆因服食丹药中毒身亡。

皇帝好这一口,王公大臣、达官显贵自然群起仿效,趋之若鹜。死的也更多!

像大文豪韩愈在一篇墓志铭中,提到他亲睹目见、因服饵中毒致死的官员,就有七位之多:工部尚书归登、殿中御史李虚中、刑部尚书李逊、逊弟刑部侍郎建、襄阳节度使工部尚书孟简、东川节度御史大夫卢坦、金吾将军李道古。

其中工部尚书归登中毒之惨状:唾血十数年,发病时如有“烧铁杖”从头顶直贯其下,“摧而为火,射窍节以出”,狂痛号呼,乞求速死,令人惊心!

而韩愈的这篇墓志铭,正是写给因服丹中毒而死的“故太学博士”李于(一作李干)的(《故太学博士李君墓志铭》)。

作为一种全国性的风尚,在唐代,深受丹毒之害的人还有很多。(微:古今神秘文化)

例如,唐代文人学士大多浸染服饵风尚。像“初唐四杰”中的王勃、卢照邻,“诗仙”李白,大诗人白居易等,都曾经或一生热衷此道。不过,白居易似乎只是炼过丹,自己并不服食,他在《思旧》一诗中说:

闲日一思旧,旧游如目前。再思今何在,零落归下泉。退之服硫黄,一病讫不痊。微之炼秋石,未老身溘然。杜子得丹诀,终日断腥膻。崔君夸药力,经冬不衣绵。或疾或暴夭,悉不过中年。唯予不服食,老命反迟延。”

可见文人学士深受丹药之害的也不少!

大量的惨痛案例,引起了社会对道教外丹术的批判,进而引发了道教内部的反思。反思的结果,抑止了道教修炼在“外求”金丹大药方向上的努力,转而把重心放在了人体内部“精、气、神”的“内炼”上,内丹学开始兴旺。

道教外丹术最辉煌的历史,也一去不复返了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